中國碳交易網 首頁 碳商機 查看內容

商界應迅速應對氣候變化:抓住投資機會,并順便拯救人類

2020-5-6 12:03 來源: 財富 |作者: Bill McKibben

圖片來源:ILLUSTRATION BY DELCAN & CO.

化石燃料行業面臨著一個經典的商業問題:其他人已經想出更好的技術。在過去的十年里,工程技術革命推動太陽能電池板和風力渦輪機的價格足足下降了90%左右。在世界上大多數地區,清潔能源現已成為最便宜的發電方式。如今,蓄電池的價格正在沿著同樣的曲線急轉直下。就連對現代文化影響至深、消耗了大量化石燃料的汽車,也在迅速改變。開過特斯拉電動汽車的人都不會否認它是一臺上乘的機器:速度快、運動機件少、安靜而優雅。相比之下,隆隆作響的汽油車倒顯得有點不合時宜。

面對嚴峻如斯的挑戰,守成行業通常都會采取拖延時間的戰術,尋求再維持10年或20年的盈利。對于長期雄踞美國經濟核心位置的能源行業來說,這種過渡期顯得尤為緩慢。憶往昔,無論是從木材到煤炭,還是從煤炭到石油,固定投資和既有的供應線意味著,這種轉型期往往需要持續四五十年,甚至更長時間。距離化石燃料行業優雅離去的那一天,似乎還遠著呢。

但化石燃料行業還面臨著一個特別的問題:事實證明,其產品正在毀滅世界。

這聽起來是不是有點夸張?去年冬天,向來對氣候問題持激進立場的華爾街巨頭摩根大通,為高端客戶準備了一份研究報告。據英國媒體爆料,其經濟學家團隊在這份報告中詳盡闡釋當前的氣候科學,并總結稱:“我們不能排除災難性后果,我們所熟知的人類生活將遭受嚴重威脅。”該報告援引國際貨幣基金組織(IMF)和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(IPCC)等機構的研究成果,直言不諱地指出,決策者別無選擇,只能迫使能源領域逐步擯棄煤炭、石油和天然氣,因為“一切如常”的氣候政策“很可能會把地球推向數百萬年未有之境地。”隨著兩極融化、海洋酸化,這個星球將越過無可挽回的臨界點。“很明顯,地球正處于一個不可持續的軌道上。”這份報告寫道。“如果人類要生存下去,現有的能源體系就必須改變。”

換句話說,世界如何應對化石燃料行業的兩大問題,將決定人類的未來。越來越明顯的是,盡管政府在解決這些問題的競賽中扮演著關鍵角色,但銀行、保險商和資產管理公司的作用同樣不可小覷。也就是說,華爾街和華盛頓需要齊頭并進。所有利益攸關方,包括活動人士和金融家在內,正在達成一個共識:如果向清潔能源的過渡按照石油和煤炭游說團體樂見的速度進行,地球將會崩潰。

是的,我們無法阻止全球變暖。再也無力回天。但如果這種過渡發展得非常快,我們或許可以把它限制在人類文明得以延續的程度。早在1989年,我就為普通讀者撰寫了第一本談論氣候變化的著作。我可以告訴你,人類正處在一個前所未有的時刻。今天,要求采取緊急行動的呼聲,正在不斷沖撞一份旨在否認氣候變化的腳本。它是石油行業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精心培育的成果,而非常不幸的是,就連白宮也淪為了這份腳本的忠實擁躉。哪一種敘事獲勝,不僅將決定這個星球的經濟面貌,也將決定其真實景觀——海平面上升多高,多少森林化為灰燼,多少人被迫離開家園,等等。改變氣候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“偉業”。現在,我們將一起見證人類能否卓有成效地應對自己造成的“爛攤子”。有一件事是肯定的: 除非商界接受挑戰,否則成功的幾率極其渺茫。

大約10年前,倫敦小型智庫“碳追蹤計劃”的分析師發表報告,逐一闡釋了氣候危機的基本事實。化石燃料行業的儲量清單中包含大量的碳。具體來說,該行業已經確定,并告知股東和監管機構它將燃燒的煤炭、天然氣和石油儲量,足以產生30,000億噸碳,其表現形式就是二氧化碳。然而,全世界的科學家早已得出結論,要想實現各國政府設定的氣候目標,人類最多只能再燃燒大約6,000億噸碳。在過去十年,隨著氣候目標不斷調整,這些數字有所波動,但基本比率保持不變:就本質而言,化石燃料行業的碳供應量遠遠超過大氣的處理能力。

這個問題不僅事關地球上的生命,也會對資產負債表產生重大影響。如果你愿意的話,你可以把這種過剩供應稱為“碳泡沫”。以目前的價格計算,它可能代表著價值20萬億美元、業已反映在能源公司市值中的化石燃料,但科學家指出,我們必須讓這些化石燃料長眠于地下。(與此同時,原油價格的大幅下跌給大型石油公司帶來了巨大的利潤壓力。這也是股市近期劇烈波動的原因之一。)馬克·卡尼在3月卸任英國央行行長,出任聯合國氣候金融特使。相較于其他監管高官,他早就意識到了這種危險。2014年,他在倫敦勞合社告訴全球保險公司,他們過度地暴露于這些潛在擱淺資產的風險之下,這是極其危險的。

圖:全球電力來源

從2012年開始,世界各地的環保人士,包括本文作者在內,開始呼吁各大機構剝離化石燃料資產。起初,我們開展這場活動主要是基于道義方面的理由,早期的響應者大多是小型學院和宗教團體。但這一行動迅速形成聲勢,最終成為史上規模最大的反公司運動。根據Gofossilfree.org提供的數據,截至2019年12月,約有12萬億美元的捐贈基金和投資組合宣布撤離。一大原因是,聰明的投資者已經意識到,化石燃料類股票的市場表現落后于其他任何板塊。

已經開始撤資的機構包括紐約市養老基金、英國一半的學院和大學、挪威主權財富基金(其資產總額超過1萬億美元,是全球最大的投資資本池)、洛克菲勒慈善基金(眾所周知,該基金會源自這個星球上第一筆石油財富),以及龐大的加州大學體系。幾乎每一天都有類似的公告。就在我撰寫本文之際,推特上閃過這樣一條消息:新西蘭主要退休基金KiwiSavers也加入了這個行列。總的來說,這些撤資行動改變了對話,更不用說資金成本了:煤炭企業高管抱怨說,由于太多的基金撤資,現在幾乎不可能籌集到資金。在去年的年報中,殼牌石油稱撤資對其業務構成了重大風險。去年冬天,美國最受歡迎的選股人吉姆·克萊默在CNBC財經頻道發瘋似地謾罵道,化石燃料類股票已經賺不到錢了,因為“我們開始看到全世界都在撤資。”因此,化石燃料行業“正處于喪鐘敲響的階段。”他說。

但撤離的速度仍然不夠快,無法達到緩解氣候危機所需的科學目標。正如卡尼在最后一次以英國央行行長身份露面時所解釋的那樣,大型投資機構的視野往往為2至10年。“在這樣一個視野范圍,還會發生更多的極端天氣事件,但等到極端天氣事件變得如此普遍而明顯時,一切都為時已晚。”

因此,活動人士再一次為撤資行動加碼,這一次他們開始向金融機構本身施壓,而不僅僅是化石燃料公司。我們發起了一場聲勢浩大的宣傳攻勢,敦促貝萊德、道富銀行、摩根大通、美國銀行、利寶互助保險和安達保險等金融大鱷終止所謂的“資金管道”。據悉,自2015年巴黎氣候談判結束以來,各大金融機構至少向化石燃料行業注入了2萬億美元貸款。

一方面,這看起來像是一場毫無勝算的圣戰:畢竟,這些都是地球上最富有的機構;即使經歷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的洗禮,他們大多毫發無損,有些機構的規模甚至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大。他們難道還會怕一小撮衣冠不整的抗議者不成?

但另一方面,普羅大眾越來越難以抑制對氣候變化的憤怒情緒。特別是,隨著人們逐漸意識到,化石燃料行業在很大程度上遮掩了他們早前對全球變暖的認知,這種怒火正在抵達頂點。根據耶魯大學研究人員在去年冬天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,如果一位備受尊敬和喜愛的人士發出號召,五分之一的美國人準備“親身參與非暴力的公民不服從活動,起身反抗那些正在導致全球變暖加劇的企業或政府活動。”有人猜測,這種情緒高度集中在城市和郊區地帶,而美國的大多數財富恰恰聚集在這些地區。是的,特朗普或許坐擁美國選區圖上那些深紅地區的支持,但資金地圖卻向另一個方向傾斜。金融機構需要對自己的客戶保持一點警惕心:畢竟,有很多大通信用卡握在那些開始關心全球變暖問題的民眾手中。

事實上,這些機構并沒有抵抗多久就開始屈服,這一點頗具啟發性。在這場由塞拉俱樂部和“綠色和平”等重量級非政府組織參與的“終止資金管道”運動啟動初期,一群抗議者聚集在利寶互助保險的波士頓總部外面,高聲譴責這家保險巨頭繼續大舉投資化石燃料項目,哪怕該公司正在終止加州的投保業務——因為氣候變化引發的森林大火,使得承保加州房屋的風險太大。僅僅幾周后,利寶互助保險就開始讓步,在去年12月宣布了一項新政策,擬定限制對煤炭項目和加拿大油砂田的投資。很快,像哈特福保險這類金融機構也紛紛效仿。就在同月,高盛集團也宣布將限制對北極地區化石燃料項目的融資規模。

今年1月出現了一個重大突破。華爾街巨頭貝萊德宣布,準備將可持續性置于其投資戰略的核心地位。要知道,貝萊德是全球最大的金融機構,旗下管理的資產高達7.4萬億美元,它也是這場新興運動著力攻克的關鍵目標。首席執行官勞倫斯·芬克在一封致投資者信中表示:“與氣候變化風險相關的證據,正在迫使投資者重新評估現代金融的核心假設。”芬克說,貝萊德將投票反對那些不致力于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的管理團隊,他的公司將敦促企業披露計劃,以確保“其業務運營有助于推動巴黎協定目標的完全實現,即將本世紀全球平均氣溫上升幅度控制在2攝氏度以內。”由于貝萊德是許多上市公司最大的單一股東,這種威脅的分量是實實在在的。

當然,對于所有正在思考氣候危機的企業來說,這只是等式的一半。另一半則是積極向上的:必須設法打造,并資助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產業轉型。“實現凈零排放需要整個經濟完成轉型。”2月底向倫敦金融城發表告別演說時,卡尼這樣說道。“每家公司、每家銀行、每家保險公司和投資者都必須調整其業務模式。倘如此,這一事關人類存亡的風險,有可能演變為我們這個時代最大的商業機會。”

僅舉一個小例子。紐約市在去年年底頒布法令,要求五大自治區的所有大型建筑到2030年必須將碳排放量減少40%。這是非常必要的,因為面積超過25,000平方英尺、僅占所有建筑2%的大樓貢獻了全市大約一半排放量。但這個目標顯然不容易實現。城市綠色委員會首席執行官約翰·曼迪克說:“這項法律可能是紐約房地產行業在我們有生之年面臨的最大考驗。”如果房東沒有達標怎么辦?他就不得不為多排放的每噸碳支付高達268美元的罰金。對一些大業主來說,這可能意味著100萬美元。但另一方面,試想一下這些維修帶來的收獲:一支受過絕緣和暖通空調檢修培訓的全新勞動力隊伍。這在技術上是完全可以實現的。正如卡內基梅隆大學教授薇薇安·洛夫內斯向記者解釋的那樣,“一些老機械系統的運行效率只有區區50%,而市場上還有一些運行效率將達到95%的設備。鍋爐、制冷機、組合式空調機組和控制系統都有很大的升級空間,所有這些還僅僅是建筑硬件方面的。”

不妨想象一下,為這種改造融資能賺到多少錢。然后再想想,一旦完成這些升級,你可以節省多少錢:如果你能夠少用40%的能源,年復一年,你的損益表就會突然變得好看起來。是的,能源效率是那種可以給自己買單的革命之一。

但如果所有這些措施無法迅速到位,那真的就不值得做了。這就是氣候變化的癥結所在:留給人類影響結果的杠桿期,似乎只會持續到未來幾年。2018年10月,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發表了最近一次情況更新。科學家們在這份報告中警告稱,倘若世界能源體系無法在2020年代實現根本變革——根據他們的定義,這種變革意味著將碳排放量減少一半——我們就再也不必對實現必要的氣候目標抱有任何幻想了。

從長遠來看,這將是相當昂貴的。在上述報告發布的同一個月,英國經濟學家試圖計算,如果根據目前的發展軌跡,全球變暖幅度到本世紀末達到3.7攝氏度左右,世界經濟將承受多大的損失?他們的計算結果是:551萬億美元。這個數字遠遠高于地球現有的財富總額。

我們面臨的選項再清晰不過:要么抓住現在的投資機會,獲得豐厚的回報,并順便拯救人類,要么在未來承擔不可估量的損失。精明的金融家應該都知道,哪一種才是正確的選擇。(財富中文網)

本文作者比爾·麥克基本(Bill McKibben)是一位作家、環保主義者和活動家,其著作包括《自然的終結》(The End of Nature , 1989年出版)和《強弩之末》(Falter , 2019年出版)。他也是國際氣候運動組織350.org的聯合創始人和高級顧問。
發表評論

最新評論

引用 zhuwq 2020-5-6 14:03
盡快開發利用化石能源不排放二氧化碳的科技路線。

查看全部評論(1)

碳市場行情進入碳行情頻道
返回頂部
意甲球队关系派